主页 > 时事解读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作者:   发布于2020-02-22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作者:方鲲鹏

一、没有灵魂的美军

“军魂”这个词,在新华字典中找不到解释。依我之见,军魂是部队在某种情操和信仰下滋生的军纪严明、勇敢战斗的精神。

保家卫国情怀下催生的军魂最可敬可佩,中外历史上由此产生了大量可歌可泣、流芳千古的事迹。军魂常用于褒义,但这个词本身是中性的,就像“人”,有好人,有坏人,世上也有邪恶的军魂,当年日寇兵败切腹自杀,以示效忠天皇的所谓武士道精神,就是一例。

无论正气感人的军魂、邪气袭人的军魂、还是无好无坏中性的军魂,现在的美军都没有。说得简单些,美军就是一支没有灵魂的军队,派遣战场的部队,不知为谁而战,为何而战。

美军并非与生俱来这个德性,二战时反法西斯战场上,美军威名远扬,军魂气冲云霄。但以后就不行了,到越战后期,就差不多没有灵魂了。

好莱坞以二战为题材,出品了很多感人的电影,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半个多世纪后,还能创造出壮烈史诗般的二战影片《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此片1999年获3项奥斯卡奖。

美国参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到4年,而美军陷于越南战争10多年,战争的规模和军员伤亡仅次于二战,但以越战为题材的美国电影,没有一部能从正面表现美军的战斗力。这也怪不得电影业,失去军魂的美军提供不了正面素材,好莱坞虽然多得是巧妇,但也做不好无米之炊。尽管有三部越战电影获奥斯卡奖,即1978年的《猎鹿人》(The Deer Hunter)、1979年的《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1986年的《野战排》(Platoon),可看了以后直觉得压抑甚至恶心,因为影片从头至尾压倒性的内容,是战争残酷和人性扭曲。


越战美军题材的电影,只是增加美国人的沮丧和勾起梦魇般的回忆。后来有个叫史泰龙的影星灵机一动,推出孤胆英雄兰博系列,居然大受欢迎。兰博是一个难得开口说话,像个哑巴的越战退伍军人。他大部分时间光着膀子,或只挂着一些布片,露出超乎寻常的发达肌肉。他的特点是打不死,从飞机上跳下来也没事,而且总是只身深入敌后,最后一定所向披靡,一个人击溃一大片敌人。这个时候,美国电影院里的观众就会激动得高呼“美国!美国!”。史泰龙扮演的民间英雄兰博,总算让美国人在战场上失去的东西,从银幕上扳了回来,过足了美式阿Q精神胜利之瘾。

二、精英反越战导致美军征兵改制

美军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之前实行征兵制,美国许多知名的政治精英,都有从军的背景,例如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参加过二次大战,2008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参加过越战,可以列出很长的名单。不过这种状况今后看来不会再现了,越战结束后,美国的兵役制度从征兵制改成招募制。招募入伍的士兵称为志愿兵,可能听起来感觉好些,但实质上是雇佣兵。士兵入伍前要与军方签雇用合同,军方按合同给予士兵薪水和其他福利,士兵则在合同期间不得退出军队。这种雇佣兵性质,从士兵入伍的动机上也可以看出,1994年当局对陆军新兵进行了入伍动机调查,不到10%的人表示当兵是为了报效国家。

精英反对越南战争导致美军征兵改制,是笔者近距离观察美国后得出的一个结论,作为一家之言,供读者参考。笔者的观察发现,美国人精英与平民两极分化是全方位展开,不仅仅在财富方面,知识、职业、思想、兴趣爱好等等方面,也存在越来越明显的精英与平民两极分化趋势,或者说形成了精英与平民两大阶层。

美国由代表强势利益集团的精英治国,民主选举只是一件漂亮的外套。美国有世界上最聪明的精英阶层;与此相对,底层民众的知识和能力日渐低下。电视节目也能看出这种区别,晚饭后的黄金时段,一些频道集中于政治经济形势的分析和评论,供精英阶层关注;而另一些频道则是装疯卖傻的低俗搞笑节目,让底层民众观赏痴笑。

但是精英阶层无意提高整体国民素质,以便缩小两极差距,因为这样对精英治国不利。精英与平民全方位两极分化,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是精英强势集团治国的必然选择。如果现行政策不能保障和维护精英治国这一宗旨,精英们一定会想方设法予以纠正。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反对越南战争的示威席卷全美。由于实行全民征兵制,不分精英还是平民都有可能被征兵役,派往前线。出于切身利害关系,很多精英家庭以及有希望进入精英阶层的拔尖青年,都卷入了反战运动,像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克林顿那时也是反战积极分子。这些有精英阶层参与的反战活动使美国政府头疼不已。此外,二战以来美国的军火财团已成为美国政府内最有势力的利益集团,战争是军火财团的生命线,发动战争是美国政府的嗜好,如果一有战争,精英分子为了避免自己的子弟当炮灰,积极反战扯后腿,这还成何体统?显然,规模巨大的反越战示威,使治国精英们意识到,没有体现两极分化的全民征兵制,会严重干扰精英治国这一国策。

治国精英们痛定思痛,亡羊补牢,1973年尼克松总统刚把美军从越南战场撤出,马上宣布士兵来源由义务兵(即征兵制)改为志愿兵。入伍士兵全部改为志愿兵后,精英与平民两极分化在军队这一方位上,也就落实了。志愿兵与军方签订的雇用合同到期后,可以续签,不过只能继续当他们本分的士兵。除了在战场上可以临时从士兵中提拔军官,美军所有军官必须来自军校毕业生,而美军各级军官属于联邦政府官员,相当于中国的“干部编制”。

从此以后,美国士兵基本上来自经济状况不好的家庭。他们加入军队后能赚取一份不错的薪水,还免费享受医疗保健。退伍后若有志进修,可以享受国家资助读大学。而有意从军的精英家庭子弟,就进入军校,毕业后到部队做军官,当“国家干部”。

美军士兵大致上分成9等,由低而高的排列:三等兵(新兵)、二等兵、一等兵、下土、中土、上土、三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美国兵的薪水同级别以及服役年份挂钩。一般,新兵服役6个月可以升为二等兵,进入下士级别大约需要两年。下士及以下的等级,是美国兵的主体,下士以上的级别受编制限制,只有出现空缺了,才有可能往上升,因此升的速度就慢得多了,而且越往上,升迁的机会就越少。

美国军官分为10级,由低而高的次序: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准将、少将、中将、上将。军校毕业生入伍,至少是少尉。军衔与职务的关系比较固定,通常在晋职时,也相应晋衔。各级军衔与指挥职务的关系是:上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副主席、各军种参谋长和战区司令;中将—各军种副参谋长、陆军军长、空军航空队司令和海军舰队司令;少将—陆军师长;准将—独立旅旅长;上校—旅(团)长、空军联队队长、海军大型舰只舰长;中校—团长、舰艇中队长;少校—营长、舰艇分队长;上尉和中尉—连长;少尉—排长。

伊战后期,美国人的反战态度不亚于当年反对越南战争,反伊战的大规模示威也举办了好多次,但因为精英参与率低,就搞不出什幺动静。有位名叫辛迪·希恩(Cindy Sheehan)的加州妇女,儿子2004年4月在伊拉克阵亡后,就成为反战运动的积极活动家,被媒体称作“反战母亲”。2005年8月初,小布什总统回家乡德州农场准备享受5个星期的假期。从度假的第一天开始,这位反战母亲就在小布什农场附近静坐示威,要求小布什接见,解释她的儿子到底是为了什幺崇高的目标在伊拉克献出生命。但是小布什愣是不理睬。如果这位反战母亲来自精英阶层,小布什恐怕就不能等闲视之,非得认真对待了。

实行志愿兵制后,美军兵源素质明显降低。这是因为精英子弟不用去当兵了,而募兵制的雇用性质,又不利于鼓起有志优秀青年的入伍报国热情。

更糟糕的是,克林顿任总统时为了让同性恋者能入伍,颁布了“不问不说”的招兵新政策,结果“不问不说”推而广之,为新纳粹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黑社会帮派成员、形形色色犯罪分子、虐待狂、性变态、精神病患者等等,敞开了从军的大门。这方面触目惊心的事实,可以参阅英国《卫报》记者马特·肯纳德(Matt Kennard)调查数年后撰写的一部着作,书名是《不规则的军队:美军如何招募新纳粹分子、黑帮团伙成员和各种罪犯参加反恐战争》(Irregular Army: How the US Military Recruited Neo-Nazis, Gang Members, and Criminals to Fight the War on Terror,2012年9月出版)。

美国一些极右仇恨团体更是公开要求他们的追随者想方设法入伍获得军事训练,为以后的国内种族战争作准备。这种情况,严重到国防部在2005年的一份报告中承认:“实际上,‘不问不说’的招兵政策,让极端分子易于渗透美军。如果极端分子表现合格,没有使用违法的语言和行动来公开表达他们的极端主义,没有损害所服役部队的声誉、效率和秩序,就很容易干完他们的军事服役合同。”(资料来源
(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开户|申博正网充值|安国资讯网|网站地图